chatgpt接入小米智能音箱 曾经的智能音箱先驱,倒在了ChatGPT的黎明前夕

AI资讯9个月前发布 fengdao
18 0

谁能想到,曾一度爆火的智能音箱品牌,再次走进公众视野却是因为黯然离去?

3月18日讯,叮咚智能音箱官方发布了停服公告。公告称,由于公司业务调整,决定对叮咚智能音箱停止后续运营服务。自2023年3月31日0点后用户将无法再使用“叮咚音箱”APP激活绑定音箱,叮咚智能音箱所有智能语音功能及后台云端资源、技能等服务将停服,停服后的叮咚智能音箱,大部分型号仍支持蓝牙功能,部分型号音箱所有功能将无法使用。

(图源:叮咚智能音箱)

作为国内市场最早诞生的智能音箱之一,叮咚智能音箱背靠着京东和科大讯飞两大巨头,在销售渠道和语音技术方面自出生便占得先机,更一度占据了中国智能音箱市场近2/3的市场份额,可谓是昔日的领军者。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充满着辉煌过去的品牌,如今却落得一个停服下架,黯然离开市场的结局。

如此来看,智能音箱的生意,真的做到头了吗?

昔日的辉煌

如今回头望去,叮咚智能音箱的诞生,正好切中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绝佳时代。

2014年11月, CEO杰夫·贝佐斯低调推出了全球首款智能音箱 Echo。当时的贝佐斯尚未走出Fire Phone失败的阴影,因此并未给 Echo举办发布会,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Echo一经上市便很快在美国走红,短短两周内出货量就突破百万台。

(图源: Echo)

Echo的成功案例,让国内市场看到智能音箱的未来。于是乎,在亚马逊推出 Echo四个月后,国内电商平台的领导者京东和国内语音技术的领导者科大讯飞便率先嗅到了商机,成立了当时国内唯一一家专职打造智能音箱的公司——灵隆科技。

同年8月,灵隆科技正式推出了初代叮咚智能音箱,成为了中国智能音箱产业的先行者。

(图源:初代叮咚智能音箱)

从产品面上看,除了高达798元的售价“特别”昂贵以外,初代叮咚智能音箱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作为智能家居的交互入口,京东微联这个生态体系的限制,使其无法获得比较理想的智能家居体验;作为一款可以语音交互的智能音响,叮咚智能音箱的语音交互能力尚可,但是音质表现非常一般。

从时间线上看,初代叮咚智能音箱绝对是国内智能音箱的早期代表产品。要知道,目前国内市场的御三家里,天猫精灵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7月5日发布的,小米旗下的小爱同学发布于2017年7月26日,直到2018年6月小度智能音箱诞生,百度才正式加入智能音箱的角逐。

换言之,叮咚智能音箱相比阿里的天猫精灵、小米的小爱同学、和百度的小度音箱足足早了两年有余。

(图源:小爱同学)

如果说在当时跟进国外最新发展趋势,是谓“天时”;国内智能音箱市场是一片蓝海,此为“地利”;那么有中国最大的3C数码电商平台、以及科大讯飞过硬技术的加持,则是“人和”。

凭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灵隆科技与叮咚智能音箱成为了15-17年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的霸主。根据当时的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15-2016年间,叮咚在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的市场占比一度高达65%,称其为“上半场”的帝王也不过分。

小米智能音箱怎么连接_小米智能音箱使用方法_chatgpt接入小米智能音箱

遗憾的是,叮咚的成功建立在一片没有竞争对手的市场里。根据GFK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出货量仅为1万台,2016年则为6万台,这意味着叮咚智能音箱在前两年时间里的总体出货量到不了10万台。

(图源:GFK)

与此同时,随着阿里、小米和百度三家厂商的先后入局,智能音箱市场在2017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几家头部厂商通过补贴策略,迅速推高了智能音箱的普及率,天猫精灵更是以99元的售价率先突破了百万销量,成为了彼时智能音箱产业的一匹黑马。

而叮咚的下滑,也从这一刻拉开了序幕。

转眼间落魄

对于叮咚而言,2017年似乎成为了他们待在一线队伍的最后一年。

随后的2018年,成为了智能音箱的普及元年。从小米的小爱同学、阿里的天猫精灵,到新入局的小度智能音箱、喜马拉雅的小雅音箱,数十个品牌加入到混战中,掀起了史无前例的价格战,将国产智能音箱的价格不断推向百元时代。

(图源:喜马拉雅)

作为对比,当时叮咚产品价格普遍高出一个档次,这也成为了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本身产品定位高,价格相对昂贵,要是加入价格战的话,那么京东和科大讯飞必然要掏出数额不低的一笔补贴。从业内分析人士刘博的说法来看,补贴资金不足最终也成为了叮咚智能音箱失败的关键。

除了价格以外,叮咚当时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在于“内斗”。根据一位智能音箱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尽管京东是灵隆科技的大股东,但是涉及战略布局、语音技术、营销模式、补贴方式等,京东和科大讯飞存在不少分歧,这导致决策难资源匹配不到位,而在智能音箱市场竞争激烈的当下,这一弊端进一步显现出来。”

在种种负面要素的影响下,叮咚的表现最终一落千丈。根据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的天猫精灵以110万的出货量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三的位置,小米智能音箱占据35%的市场份额,而由科大讯飞与京东共同推出的叮咚智能音箱仅剩下2%的市场份额。

要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小度智能音箱还没有诞生。

(图源:)

最终,随着产品表现一再下滑,京东和科大讯飞在2018年末正式分家。

分家过后,科大讯飞不但推出了自家的智能音箱产品,还推出了智能音箱解决方案,继续为中兴、中国联通等厂商提供全套智能音箱方案支持;至于京东这边,则选择不再与科大讯飞合作,推出京东自有品牌京鱼座,尽管早已不是那个曾经的业界霸主,但是依然继续在智能音箱行业里挣扎着。

如此看来,叮咚在2018就死了。

不过,尽管不再有新品推出,但是京东依然为叮咚保持了数年的服务。直到去年12月,有小红书用户发现自家叮咚智能音箱APP已经停服,APP内的内容也没有了。至此,叮咚智能音箱才真正成为了榆木疙瘩,还留着的用户,也只能拿来当手机电脑的蓝牙音箱使用了。

(图源:小红书)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